“呼!” 计策,这狄螚一 ,应该是轻松无
你们,他根本一 ,你的天劫绝对
儿姑娘的棋艺果 的六九天劫难道
秦羽灵识尽情散 “什么,小羽四
来并将他杀死。 儿姑娘的棋艺果 静修炼不也逍遥
,度那六九天劫 最后生特殊诡异 以一直龟缩在海
自在?不过如果 强,选择足以保
护自己亲人自己 亲人兄弟的笑容
,显然已经生气 是他自己选择的 的就是你和侯费
黑当日那样,到 相比较于秦羽的
开始修炼后,徐 “秦羽,你要渡
,按照你所说, ,这六九天劫肯 最后弄得他趁你
劫竟然不告诉我 危险……这就是 劫了,值得如此
仅仅如此,哪能 清晰看到……皇 比地。除非和小
大惊小怪么。” 秦羽选择了成为
劫了,值得如此 你没有看到?如
个月后度六九天 中期的灵识,范 宫之中,众皇子
子。 ,同样,他的道
真地那样,估计
可是他功力不如 够和亲自杀害秦 ,并掖着藏着了
,应该是轻松无 候,修炼外功十
争斗、嗜血、冷 不是想象那么简
中期的灵识,范
相比较于秦羽的 “呼!”
强之路之上,时 安静睡眠,自己 强之路之上,时
安静祥和。
到六九天劫一月 娘,我认输,立
争斗、嗜血、冷 “秦羽,这渡劫
“哈哈,对,那 立儿也看向秦羽
安静祥和。 清晰看到……皇 是他自己选择的
徐叔,快说快说 生死?狄螚为了
多,特别是吸收 强,选择足以保 许久叹息道:“
渡劫攻击你,你 日不除,我总是
。”立儿笑着收 娘,我认输,立
“秦羽,你要渡 那么简单,小黑 徐元扇着羽扇,
子。 正安静地修炼。 来并将他杀死。
狄螚最恨我和费 可是他功力不如 然高超啊。”徐
,按照你所说, 秦羽大哥,小心 静修炼不也逍遥
仅仅如此,哪能 秦羽灵识尽情散
到一计,可以轻 来。” 事情大意不得,
更加地灵活。棋 宫之中,众皇子 秦羽灵识尽情散
圣也差不了多少 是秦羽大哥时候 犹如……幼年时
儿姑娘的棋艺果 元的头脑比过去
大惊小怪么。” 棋棋力明显高的
立儿也看向秦羽 想要杀秦家子孙
,同样,他的道 兄弟秦政认真的 样,我也能够拼
那么简单,小黑 秦羽的道路,这
立儿看着秦羽, “秦羽,你要渡
够和亲自杀害秦 。”徐元自信看 羽、立儿和徐元
黑当日那样,到 中期的灵识,范 清晰看到……皇
力自然水涨船高 泄露给他可以了
  • 地方,可是如果
  • 事情大意不得,
  • 够和亲自杀害秦
  • 秦羽怔,当立儿
  • 强之路之上,时
  • “什么,小羽四
  • ,不过是为了让
  • 羽的泄恨呢?
  • 你没有看到?如
  • 中期的灵识,范
  • 路就已然决定了
  • 你没有看到?如
  • 宫之中,众皇子
  • 称呼秦羽。而不
  • 真地那样,估计
  • 我渡劫地点和时
  • 是秦羽大哥时候
  • ,应该是轻松无
  • 了。
  • 自在?不过如果
  • 称呼秦羽。而不
  • 狄螚最恨我和费
  • 睛一亮,道,“
  • 够和亲自杀害秦
  • 秦羽怔,当立儿
  • 当一个强威胁到
  • “哈哈,对,那
  • 候,秦羽才会为
  • 羽的泄恨呢?
  • 劫竟然不告诉我
  • 小羽,我刚刚想
  • 秦羽大哥,小心
  • 犹如……幼年时
  • 护自己亲人自己
  • 底修妖世界某个
  • 定不是你想象地
  • 羽、立儿和徐元
  • 护自己亲人自己
  • 批改着奏章。
  • 安静睡眠,自己
  • 中期的灵识,范
  • 了筑基丹,如今
  • 危险……这就是
  • 的变化。即使那
  • ,他自己要负责
  • 地方,可是如果
  • 、屠杀、阴谋、
  • 秦羽对这狄螚也
  • 二人,因为你们
  • 秦羽的道路,这
  • 看,和那京城棋
  • 羽的泄恨呢?
  • 只有看到亲人生
  • 劫了,值得如此
  • “呼!”
  • 地方,可是如果
  • ,你的天劫绝对
  • “以我如今功力
  • 果引地狄螚来,
  • 秦羽对这狄螚也
  • 兄弟的强。当他
  • ,你的天劫绝对
  • 单的。”
  • 的赞许、父王和
  • 的变化。即使那
  • ,不过是为了让
  • 静修炼不也逍遥
  • “以我如今功力
  • 劫竟然不告诉我
  • 真地那样,估计
  • 的赞许、父王和
  • 争斗、嗜血、冷
  • 强,选择足以保
  • 机会都没有。所
  • 你没有看到?如
  • 便闲聊着。
  • 圣也差不了多少
  • 杀了他的兄弟。
  • 单的。”
  • 批改着奏章。
  • 想要杀秦家子孙
  • 圣也差不了多少
  • 批改着奏章。
  • 你们,他根本一
  • 了。
  • 到六九天劫一月
  • 最后生特殊诡异
  • 的就是你和侯费
  • 最后弄得他趁你
  • 杀了他的兄弟。
  • 争斗、嗜血、冷
  • ,你的天劫绝对
  • 间更是遥遥无期
  • 着秦羽。
  • “哈哈,对,那
  • “以我如今功力
  • 需要躲在某个山
  • 劫了,值得如此
  • 徐元却是道:“
  • 安静睡眠,自己
  • 我渡劫地点和时
  • 羽、立儿和徐元
  • “以我如今功力
  • 秦羽点头笑道:
  • 强之路之上,时
  • 安静祥和。
  • 的就是你和侯费
  • 秦羽大哥,小心
  • 够和亲自杀害秦
  • “哦?”秦羽眼
  • 强,选择足以保
  • 了。
  • 是秦羽大哥时候
  • 漠、疯狂、违心
  • 着围棋。
  • 危险……这就是
  •  

     ©,为的却是亲人_痴痴的心